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澜山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 第715章 假到真时假亦真

第715章 假到真时假亦真

至于邓艾那招黑虎掏心,那也非常耐人寻味。

因为原历史上,邓艾后面镇守曹魏西边战线,对凉州的胡人多有安抚。

更重要的是,那个时候,鲜卑已经大量涌入凉州,甚至雍州关中等地。

邓艾随钟会灭蜀汉时,所领的大军里,就有不少的胡人。

如果韩家在鲜卑人有那么大的布局,那么蜀汉被灭时,他们说不得还真派了人去看戏,甚至还藏了身份参与。

看着冯永就这么直愣愣地站在那里,脸色忽阴忽晴,韩龙吃不住对方心里在想什么,他试探着叫了一声:“君侯?”

冯永这才惊醒过来,自失一笑:“哦,无事。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对了,方才我们说到哪里了?”

“拓跋部。”

“对,拓跋部。”冯永点了点头,重新坐下,沉吟了一下,问道,“我记得,韩壮士你是幽州人士?”

韩龙回答:“正是。”

“那为何会来汉中?”

“不敢瞒君侯,某与幽州刺史王雄王元伯有旧,王元伯当年曾受安定太守孟达所荐,所以这才能任幽州刺史之职。”

(注:此孟达乃是前安定郡太守,非是被司马懿所斩的那个孟达。)

“三年前孟太守逝去,王刺史担忧故人遗孤,欲派人送信给孟家后人。正好某也欲到中原游历,所以便到了关中。”

“某送完信后,恰闻汉中南乡兰陵笑笑声之名,故便转至汉中。”

说到这里,年纪已经不小的韩龙脸上竟是现出向往之色,“初入南乡,一看‘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便如暗夜里见曙光。”

“二读《侠客行》,就恨不得能以死相报。”

想起那铁画银勾,如血殷红的《侠客行》一文,韩龙吐出一口气,站起身来,对着冯永郑重抱拳。

“某这一生,所重者不过数人,而所敬者,唯二人。一是兰陵笑笑生,为吾辈正名,二是冯郎君,为吾辈指路。”

冯土鳖老脸一红,连忙站起来还了一礼:“韩壮士言重了。”

韩龙看向冯永,感叹一声:“君侯待人,当真是不拘世俗。”

“君侯以贵重之身,待人却以布衣交之礼,怪不得能以非俗之见看待游侠之士。”

冯土鳖脸上都快要笑出花来了,嘴里却是谦虚道:“韩壮士请坐,请坐。”

两人重新坐定,冯永称赞道:“韩壮士之徒刘浑,从戎报国,在军中立下不少功劳。”

“韩壮士又甘屈于役夫之列,杀强贼于危急之间。你们师徒二人,当真是可列一段佳话。”

韩龙听到这个话,脸上却是有些不好意思。

“君侯过誉了。刘浑虽是胡人,但早有建功立业之心,某所能做的,只不过劝他投靠冯郎君罢了。”

“至于某,更是因为答应了夫人所托,暗中保护君侯。因为只要某能保护君侯一年,夫人就答应告知兰陵笑笑生的线索。”

“咳咳咳……”

冯永一下子被口水呛住了。

自己这两个婆娘,是不是太黑心了一点?

很明显,四娘应该是已经知道了兰陵笑笑生的真实身份。

要不然,擅长拳脚说话的正室大妇应该是想不出这么黑心的主意。

至于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地表明兰陵笑笑生的身份,当然是因为风气使然。

毕竟堂堂一个君侯,不好好读书,却去写那些什么野史传记小说,光这一点都能让人给喷成狗。

至少在正经的读书人眼里,小说家这种下九流,终是上不得台面。

虽然他们可能也会在人后偷偷地读小说。

但表面上肯定是要唾弃的,口嫌体正直,不外如是。

即便是在千余年后,武侠小说也曾被视作精神瘾药,或视作猛兽洪水。

“不知韩壮士寻那兰陵笑笑生做什么?”冯永奇道,“莫不成也是要问当年韩王信之事?”

韩龙摇头,“先祖所为,后人早已知晓,又有何所问?某久仰冯君侯之名,故让刘浑效力于君侯马前。”

“某亦久慕兰陵笑笑生之名,身为游侠儿,若不能见兰陵笑笑生一面,当真是平生之憾。但若侥幸能得其教诲,虽九死亦无悔。”

又是一脸的向往。

冯永看到他这模样,心里又喜又憋。

喜的当然是自己竟然这般受游侠儿的推崇。

憋的是偏偏不能自我承认,这种感觉就如同是便秘一样,拉不出来的时候,挠着墙几欲发狂。

冯君侯用了好一会时间才稳了稳自己的情绪,“既然韩壮士是受夫人所托,那不如就跟在我身边,不要再做那些役夫之事。”

韩龙摇头,推辞道:“谢君侯美意。君侯部曲,军纪严明,乃是世间少有的精卒,而某却是不惯受拘束。”

“若是跟在君侯身边,却是不自在,说不定还会坏了军纪。不如就让某继续做厨子和马夫,也好隐藏身份。”

“说起来,君侯军中的厨子,却是手艺不错,做出来的东西,比起外头好吃多了……”

冯永:……

看着韩龙称赞自家厨子,冯永咳了一声:“就是怕委屈了韩壮士。”

“无妨。”韩龙似乎一点也不在意,他摆了摆手,“某进入军中当役夫,曾被夫人授予役夫长之职。”

“平日里干活也就是搭把手,再说了,某力气大,干这些杂活,也是轻松。干活不要紧,主要是吃得好……”

堂堂一名高手,就这追求?

冯君侯嘴角抽了抽。

不过冯君侯终是经过风浪的人物,最后他还是记得自己的大汉将军身份,不能忽略了正事。

虽然秃发阗立也曾对他说过鲜卑一族的情况,但秃发部南迁已有近十年,能说与他听的,最远的也就是河套一带西部鲜卑的情况。

至于轲比能这位中部鲜卑大人,却是只有几年前的耳闻之事,具体的详细情况,却是说不上来。

如今听闻韩龙讲起韩家秘闻,知他定然是时刻关注着韩家北支的情况。

而韩家北支又与鲜卑一族关系密切,想必他对现在的鲜卑定是了解非常。

“既然韩壮士这么说,那我便不强求了,只要壮士不介意就好。”

冯永只好应下了韩龙的要求,继而问道:“韩壮士既然如此了解韩家北支,那么也定然是了解并幽之地的胡人情况?不知能否为我说说?”

“君侯既有所问,某岂敢藏私?”

韩龙倒是没有多想。

“檀石槐当年把鲜卑分成中西东三部,待他死后,西部鲜卑最先叛离,如今各部族星散于大漠西边,阴山河套一带放牧。”

“中部鲜卑则是分裂成了主要两部。一是处于并州太原、雁门等地的步度根部族,二是幽州代郡、上谷一带的轲比能。”

“至于东部鲜卑,大多仍由原东部大人素利所领,处于辽西、辽东一带。”

“如今鲜卑最强者,莫过于轲比能。虽处于步度根与鲜卑东部大人之间,常年与二者两争。”

“若不是幽州护乌丸校尉田豫对轲比能多有压制,不让其吞并鲜卑诸部,只怕轲比能又要成第二个檀石槐。”

冯永点头,又问道:“那西部鲜卑、东部鲜卑、并州步度根、幽州轲比能四者,对魏国又是个什么态度?”

“西部鲜卑有阴山河套之地,这些年倒是没有听说与魏国有什么联系。”

“东部鲜卑大人素利,早年曾被大汉封为鲜卑王,又与田豫交好,少有犯边地。”

“还有并州的步度根,一直统领部族为并州守边地,一如旧年的南匈奴。”

“唯有轲比能,多次东攻素利,向西又杀了步度根之兄,吞其旧部,步度根深恨之。”

“且轲比能欲壮大部族,却多次受到田豫所阻,故屡犯边地,乃是三部中唯一仇视魏国的部族。”

韩龙说到这里,脸上有些复杂的神色。

他虽与王雄有旧,但对田豫的做法却是颇为赞同。

毕竟韩家南北之争,正是因为祖训的截然相反。

虽然现在韩家没有了前汉那时的辉煌,且天下大势,韩家也没能力改变,但韩龙也不能轻言忘记祖训。

至少帮忙守好赵代之地,不让胡人进犯,也算是能尽一份力。

阻止胡人南下,其实在很多时候就是阻止北支。

想到这里,他竟是难得地多嘴了一句:“北支欲图君侯手中的《武安君兵法》,便是为了助胡人进犯边地。”

“君侯虽是身份贵重,不惧他们,但总是要小心一些为妙。”

冯永听了,看向韩龙那认真的表情,张了张嘴,想要解释,却又发现自己竟是无从解释。

毕竟这世间唯一一支以紫电宝刀为兵器的营队就在自己手里,并且初上战阵就一战成名。

后面更是各种所向披靡,在陇右羌胡嘴里都快要传成以人血人肉喂养的转世恶鬼了。

不然你老是把人马像切菜一样都剁碎了干嘛?.

不是剁碎了喂恶鬼,难道是喂狗吗?

甚至现在连蜀中都有人在嘀咕,莫不成《紫电青霜记》里头所说的是真的?

原来“青霜不出,谁与争锋”竟然是这么个意思,当真是让人茅塞顿开!

妙哉,妙哉……

于是更有好事者开始脑洞大开地猜想起这青霜剑究竟是个什么用处,竟能抵挡紫电宝刀。

所以冯君侯真要说手里没有什么《武安君兵法》,只怕连自家婆娘都有几分怀疑。

想到这里,他长叹一声,当真是满腹委屈不知向谁说起。

最后他只得闷闷地说道:“即便是淮阴侯得《武安君兵法》,那也是李家之物。”

“那韩仇,言淮阴侯曾以师礼待李左车,这才得李左车教授兵法,所以他一口咬定韩家乃是《武安君兵法》的主人。”

“我虽不清楚李左车其人,但亦知道淮阴侯乃是背水一战之后,方才得遇李左车。”

“当时淮阴侯已经还定三秦,灭魏破代,也算是有了赫赫之名,那个时候他早就学会《武安君兵法》了吧?”

“怎么韩仇还借着李左车的由头,说这部兵法是李左车亲自传与淮阴侯呢?”

冯永之所以先前不信韩仇之言,只当他是来讹自己的,正是因为这一点矛盾。

哪知韩龙听了这话,却是目光古怪。

“想那《武安君兵法》,奥妙无比,又岂是常人所能参透?君侯天资过人,又师从高人,自是能轻易学会兵法之妙。”

“但淮阴侯当年可谓落魄之极,谁又会教他?《射雕豪侠传》里也讲过此事。”

说起传记小说,韩龙顿时有了不少兴致:“武安君死后,人人皆想得到留下的兵法。”

“想那西戎渠帅,想要参透兵法,也只能挟持了那位聪慧无比的黄夫人帮忙……”

“咳咳咳……”

冯君侯又猛烈咳嗽起来。

韩龙只当冯永是一时没想起这茬,只听得他继续说下去。

“淮阴侯最初应当也只是参透了《武安君兵法》的一部分,但尚未完全融会贯通。”

“所以他这才悬赏千金寻李左车,然后再以师礼之,最后从武安君之孙那里得到传授,毕竟那可是李左车的家传绝学。”

“后来淮阴侯一死,李左车立刻辞官隐居,如今想来,这其中果真是大有隐情啊!”

他越说越是兴奋,竟是与方才沉静的模样大是不同。

冯永听了,心里纳闷,这种事情,连作者都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韩壮士又是如何知道这些隐秘之事的?我记得那本《射雕豪侠传》和《紫电青霜记》都没有写啊!”

若不是我知道这世上根本没有什么《武安君兵法》,听到你这些话,我都差点要信了。

韩龙听到这话,当下便是唏嘘一声:“此乃那韩仇告诉我的,虽然只是他的猜测,但细细想来,还当真是大有可能。”

“韩仇?”

冯永惊愕地重复了一句。

韩龙点了点头,“韩仇毕竟也是姓韩,故某擒到他时,也曾问他为何要从漠南不远万里来到这里寻君侯的麻烦。”

“他便与某说了这些话,君侯可曾记得,李左车见过淮阴侯后,曾说过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

“此话明着是李左车自谦,但未必不是暗指淮阴侯尚有不足之处。”

你们这不叫智者千虑,叫脑补过度!

冯土鳖试探着劝了一句:“此不过是韩仇的猜想,未必属实。”

“所以现在某又多了一个寻找兰陵笑笑生的理由。”

韩龙击节而叹,“兰陵笑笑生,果真是奇人是也!”

冯永额头微微冒汗,咬牙道:“这韩仇,当真是该死!都怪他!”

韩龙虽也姓韩,但听到冯永欲杀韩仇,却是没有什么过激反应。

只见他点了点头:“韩仇冒犯将军虎威,自有取死之道。但毕竟他也算是占了一个韩姓,小人只求将军一事。”

“何事?”

喜欢蜀汉之庄稼汉请大家收藏:(www.lanshanxs.com)蜀汉之庄稼汉澜山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澜山小说

猜你喜欢: 秦吏娇妻如云红色莫斯科蚍蜉传超级兵王逍遥侯古希腊之地中海霸主穿越从贞观开始大宋奸臣男儿行南宋第一卧底新特工学生医入白蛇娱乐春秋覆汉盛唐高歌楚臣大明铁骨天下抗日之铁血智将远东1628权柄大唐之暴君崛起明末求生记龙魂特种兵诡三国
完本推荐: 第一狂妃全文阅读星辰诀全文阅读九转星辰变全文阅读快穿之我快死了全文阅读魔鬼传奇全文阅读365体育投注体育在线导航_365体育投注 足球比分直播_365体育投注体育娱乐之我在异界有个国全文阅读魔鬼的体温全文阅读我毕业好多年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天逆玄典全文阅读戏精守护者全文阅读炮灰晋级计划书全文阅读继承者驾到:校草,闹够没!全文阅读凤帝九倾全文阅读星汉灿烂,幸甚至哉全文阅读成了首富继承人全文阅读命不久矣[娱乐圈]全文阅读美人图全文阅读网游之修罗传说全文阅读剑道独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365体育投注体育在线导航_365体育投注 足球比分直播_365体育投注体育娱乐极品最强主宰最强狙击兵王剑神在星际变身荒野女主播寒天帝转生眼中的火影世界完美遮仙独家宠婚:景少,帅炸天养鬼为祸末日霸权我死党穿越了绣华我的钢铁战衣永恒圣王重生之修罗归来我本港岛电影人365体育投注体育在线导航_365体育投注 足球比分直播_365体育投注体育娱乐剑说诅咒之龙会穿越的道观动力之王名侦探世界里的巫师暗影熊提伯斯的位面之旅超级黄金眼大唐第一狠人秘巫之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万域灵神狂暴武魂系统

蜀汉之庄稼汉最新章节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全文阅读手机版 - 蜀汉之庄稼汉txt下载手机版 - 甲青的全部小说 - 蜀汉之庄稼汉 澜山小说移动版 - 澜山小说手机站